當前位置:首頁>>觀點 >> 正文
“數字黨建之我見”II:關于數字黨建平臺建設的思考
2019年10月25日 15:15:30 來源: 作者:

  前不久,我在中國非公企業黨建網上發表了《數字黨建之我見》一文,初步闡述了數字黨建是什么、為什么、怎么辦。爾后又在新華社客戶端上轉發,兩天的瀏覽量就突破百萬人次,說明這個領域的探索引起人們的高度關注,需要深入探討。這里,就其中的數字黨建平臺化運行問題作進一步研究。如果把傳統的黨建工作方法稱為直線型的話,那么數字黨建運行可稱之為平臺型。

  一、建設數字黨建平臺的必要性

  1.數字時代的要求。數字時代迅猛發展,正以空前的力量把人與人、人與物、物與物鏈接起來,不僅給人們帶來便利,給社會帶來效率,給企業帶來效益,而且深刻地影響著人們的世界觀價值觀。數字經濟最重要的實現形式是數字化平臺的興起,它以移動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為支撐,為供需雙方和相關主體提供鏈接、交互和匹配,是一種基于數字化技術的新型資源配置方式。數字黨建是伴隨數字時代的到來應用而生,其基本的表達方式和實現形式就是數字黨建平臺。也可以說,數字黨建平臺是數字黨建的基本依托。

  2.“網化”黨員的要求。移動互聯網給黨員的思想觀念和行為方式帶來很強的撞擊力,手機已經不再是一個普通的通訊工具,而是變成了“網化”的工作和生活方式的接口。象如今的電商、社交媒體、搜索引擎、金融互聯網、交通出行、物流、外買等平臺普遍接在手機終端,突破了時空限制,連接能力超強,涉及范圍廣范,運行效率極高。可以說,一“機”在手,把處在不同時空的人們相互溝通起來,實現相互交易,進行高效分工與合作,創造出許多前所未有的新功能和新價值。建設數字黨建平臺,通過平臺運行黨建,適應和尊重了黨員特別是年輕黨員的需求。

  3.黨建工作“跟得上”的要求。應該說,黨務部門和廣大黨務工作者對黨絕對忠誠、勤勉工作、無私奉獻,最能靠得住。但還應該看到,一些黨務部門和黨務工作者“穩”字有余,“創”字不足,對新時代組織發展和信息傳播出現的平臺化、移動化、社交化和智能化關注不夠,對給黨員隊伍帶來的影響研究不透,黨建工作還停留在“刀耕火種”階段,無論是觀念還是方法都顯得難以與時代掛上檔,與黨員更是隔一層,工作中出現了諸多痛點、難點和堵點。建設數字黨建平臺,通過平臺運行黨建,能有效地解決上述問題。

  二、數字黨建平臺的功能特征

  1.平臺性。數字黨建最基本的載體就是數字化黨建平臺,這個平臺建立在互聯網之上,依托互聯網而運行。它以生產數字化的黨建知識和信息也即黨建大數據為關鍵因素,把云計算和人工智能技術作為生產大數據的支撐,從而對黨組織和黨員狀況作出精準定位分析。根據這個精準分析,黨組織提供數字化和個性化的黨建內容,從而實現了黨組織和黨員對內容的定制化需求。平臺建立在黨員手機終端,不受時空限制,打上了移動化、社交化和智能化的時代特征。

  2.鏈接性。互聯網的本質就是提供鏈接,可以把人與人、人與組織、組織與人、組織與組織之間的“信息孤島”全部打通,形成一個生態系統。其中,每個人和每個組織都是個節點,信息傳遞可以自上而下,可以自下而上,也可以平行展開,還可以交互進行。于是,過去的一些關系就出現了反轉,任何一名黨員都可以通過微信、微博、跟帖、點贊等方式很方便地與領導或其他黨員建立起鏈接,黨員達人自然形成了很有影響的自組織,平行組織互相帶動的作用也凸顯出來。這種情況的出現,客觀上消減了傳統的科層制組織的權力,黨員個體的重要性和組織之間交互作用的重要性得到了體現和發揮。

  3.實時性。這是數字黨建一個壓倒性的特點,數字黨建平臺可以隨時隨地通過比特世界再現原子世界眼前的景象,即時反映黨員隊伍的變化和黨員個體的思想及行為變化,呈現出第一時間、第一現狀和第一現場的特點。黨組織可據此進行第一時間掌握、第一時間分析和第一時間反映,這樣黨建工作就能緊貼黨員脈搏的“第一跳”,第一時間精準落實中央要求。黨員也能第一時間感知黨組織對自己的在乎,第一時間擁抱中央的要求。

  4.數據性。數字黨建就是要運用數字理念、數字思維和數字手段開展黨建工作,但說千道萬,最關鍵的是要生產和運用黨建大數據。通過對大數據的分析,掌握黨組織和黨員的狀況,搞好黨建資源的匹配和再生,提高黨建資源的使用效率,提高黨建工作的質量。這就要求平臺具備很強的黨建信息存儲能力和云計算能力,通過對儲存的黨建信息的智能統計、識別和分類,可以精準知道黨員總體情況,又能知道不同年齡、不同文化、不同職業、不同崗位黨員的閱讀習慣和個性需求,做到精準發力。

  5.生態性。正是由于數字黨建平臺具有以上特征,從而塑造了平臺的生態基因。它使每個黨組織和每名黨員之間,既保持了清晰的隸屬關系和邊界關系,又構建了跨界交互關系和自組織關系;既發揮了黨組織中心化結構的優勢,又發揮了扁平化網絡結構的優勢;既維護了黨組織的權威性,又擴大了組織的開放度,增強了組織的敏捷性。這些變化重塑了我們對組織結構、組織權力、組織邊界、決策模式的傳統認知,使組織更能及時感知外部環境的變化和黨員思想的變化,從而作出快速響應,以增強決策的針對性和有效性。

  以上是數字黨建平臺五個主要的功能特征,同時平臺還應具有可視性、傳播性和社交性等特征。數字黨建平臺強大的科技感甚至炫酷感,把黨建工作內容場景化,使黨建工作不僅看得見,而且好看、想看、耐看。平臺把所有黨組織和黨員鏈接起來,實時呈現出來,自帶流量,有極強的傳播性,平臺自身就成了一個很好的新媒體。由于平臺的鏈接特征,遠隔千里的黨組織和黨員都可一“鍵”交流,使平臺具有了很強的社交功能。

  三、數字黨建平臺建設應處理好四大關系

  1.“變”與“不變”的關系。我們黨是馬克思主義政黨,從黨成立那天起就一直注重政治建設。黨的十九大布局新時代黨的建設時強調,黨的政治建設是黨的根本建設,要把黨的政治建設放在首位,以黨的政治建設為統領。數字黨建工作的平臺化運行只是黨建工作的運行機制和呈現形式發生了變化,但對黨組織和黨員的基本要求沒有變化,也不能變,平臺依然姓“黨”。要把準平臺建設的政治方向,堅持黨的政治領導,夯實政治根基,涵養政治生態,永葆政治本色。這就是黨建工作的“變”與“不變”的辨證統一。

  2.黨組織與自組織的關系。數字時代的發展,個體力量崛起、組織力量下沉是一個不能回避的現實,組織越趨扁平化,社會越趨多元化。這是社會文明發展的體現。黨組織應把握好這種趨勢,改變慣常發號指令的做法,發揮組織達人和黨員網紅的“吸粉”優勢,發揮他們自組織的作用,更好地匹配黨建資源。但我們黨的力量來自理念信念、民主集中制、嚴密的組織體系和嚴明的紀律。所以,數字黨建平臺的建設應堅持黨建工作的基本原則和基本要求,強化“四梁八柱”。

  3.鏈接與和斷開的關系。廣泛鏈接與實時在線是互聯網的兩個基本特征,也是數字黨建的兩個基本功能。無論數字黨建資源使用的效率提升,還是黨建工作質量的提高,主要來自這兩個基本功能。因此,要調動好上下兩個方面的積極性,把各個黨組織自建的“平臺孤島”協同起來、鏈接起來,在更大范圍內匹配黨建資源,在更大程度上給黨員帶來效率和便捷。讓黨員“打飛的”去百里千里之外轉移組織關系,在今天已是不可想象的事了。但黨建工作第一屬性是政治性,應做到上下有別、內外有別、此時彼時有別。因此,數字黨建平臺的廣泛鏈接是有底線的,該保密的要保密,該斷開的要斷開。

  4.實施偉大工程與建設偉大事業的關系。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指出,“偉大斗爭、偉大工程、偉大事業、偉大夢想,緊密聯系、相互貫通、相互作用。其中起決定性作用的是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推進偉大工程,要結合偉大斗爭、偉大事業、偉大夢想的實踐來進行”。這一重要論述深刻地闡明了“四個偉大”之間的關系,要求我們在實際工作中將黨建工作與中心工作緊密結合、有機統一。廣大黨務工作者既要學習怎樣實施偉大工程,這是“看家本領”,又要研究偉大事業,只有懂得偉大事業需要什么,才能實施好偉大工程。當前,數字經濟發展如火如荼,黨務工作者只有快步靠上去、跑步走到前頭,黨建工作才能“命中要害”、發揮作用。

IMG_0347.JPG


責任編輯: 王楓林
相關稿件
一分赛车开奖网址